搜索 解放军报

中士,请入列!聆听4名从列兵提前晋升中士的士兵成长故事

来源:中国军网-解放军报 作者:王梦缘、黄家茗 等 责任编辑:张硕 发布:2022-11-18 09:24:37

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

3月,经中央军委批准,新制定的《军士职业发展管理暂行规定》发布施行,明确规定义务兵服现役满一年,具备《军士暂行条例》规定的军士基本条件,且符合有关条件的,可以提前参加军士选改。今年军士选改工作启动后,依照相关政策,经过严格考核和一系列选拔程序后,一批列兵提前晋升为中士。入伍以来,他们在火热军营壮筋骨、长才干,不断坚定扎根部队、矢志强军的信念,快速实现了从“尽义务”到“履职责”的精彩转身。

——编 者

中士,请入列!

——聆听4名从列兵提前晋升中士的士兵成长故事

吕世宽参加翻轮胎课目比赛。石贤博摄

边防虽苦亦觉甜

■新疆军区某边防团支援保障营中士 吕世宽

如果没有当兵,我现在应该是一名体育老师。我所学专业是体育教育,在新疆伊犁师范大学就读期间考取了高级中学教师资格证。

大学毕业后,我报名参军入伍。影响我改变人生轨迹的,是大三暑假实习时遇到的一名羽毛球教练,他曾在新疆某边防连戍边16年。

“在高原当兵,脸上黑、心里甜,一辈子都光荣,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。”教练有时会和我们聊起戍边经历。巡逻途中掉进雪窝子的危险、“吃一顿煮熟的大米饭就很满足”的艰辛,在他的嘴里云淡风轻,不由令我心生向往。

我从小身体素质不错,入伍后来到天山脚下某边防团,却没有想象中的“如鱼得水”。2200多米的海拔,让在学校塑胶跑道上健步如飞的我,没跑几步就气喘吁吁。巨大的心理落差,让我一度怀疑自己的选择。

有一次,新兵连进行“信任背摔”训练。我一时走神,导致战友小吴狠狠摔在地上。班长快步向我走来,我以为他会数落我,他却只是把我叫到一旁。

“你看那山,是不是离我们很近?”

“嗯,看着是挺近的。”

“望山跑死马,其实它离我们很远。想到山脚下,要走很长的路。你想一想,自己走出真正的第一步了吗?”

那一刻,我豁然开朗。自此,操场上多了一个伴朝霞而出、伴星星而归的身影。带着“优秀新兵”的荣誉证书,下连后我来到团里的“红军连”。

在连队荣誉室,我看到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。“三顶帐篷,一口锅、一把菜刀、一把勺,就是红石山哨所初建时的全部家当。上士梁加庆为了让战友能吃上一顿青菜,两天一夜步行往返160多公里去镇里买菜……”指导员的讲述,让我萌生了上哨所的想法。

我成为同年兵里第一个主动申请到边防哨所的人。第一次参加巡逻,每人负重近15公斤的物资,途中翻越7座黑戈壁山。20公里巡逻路,回到哨所时已太阳落山。看到脚底几个红色的血泡和脚后跟渗出的鲜血,我心中莫名升起一股骄傲,感觉身上开始刻下军人的印记。

4个月里,我参加巡逻80余次,穿坏4双靴子。每一次巡逻我都认真做记录。我暗下决心,要像熟悉自己身体一样熟悉巡逻路上的一草一木。

今年8月初,我第二次向连队党支部提交留哨申请。不久后,我接到指导员的电话,问我要不要转改士官,并给我详细讲解相关政策。

“今年团里只有一个名额。因为你能吃苦、表现好,在符合条件的人里得票数最高,连里决定推荐你。”指导员对我说。

说实话,我当时有些进退两难。入伍前,我跟父母说好来当两年兵。那晚,跟父亲视频通话,看到他眼角的皱纹,作为家中独子,我心中有了深深的愧疚。

“留下吧,人家看重咱,是看得起咱。留下就好好干,别给家里丢脸。”父亲身后的墙上,贴着好几张奖状,是我入伍后寄给家里的,如今成为父母最珍视的宝贝。

从列兵晋升为中士后,我感觉肩上多了一份责任,有了新的目标。“告别了城市的喧嚣,来到了祖国的边疆……”哨所官兵的歌声,又一次在清晨的黑戈壁响起,我的歌声愈发响亮。

太阳出来了,阳光照在哨所大门上,22个字的连魂熠熠生辉——

“为人民保边疆甘受苦中苦,心向党献青春亦觉甜中甜”。

(整理:王梦缘、黄家茗)

邵秋阳进行战场救护训练。周章凡摄

二次入伍终圆梦

■空降兵某部高炮连中士 邵秋阳

“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,我宣誓……”高原驻训,抬头凝望湛蓝纯净的天空,我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1个多月前授衔时的场景。

那天,秋阳灿烂,照在身上暖暖的,有种被幸福笼罩的感觉。连长笑容满面,为我换上中士肩章:“二次入伍,从列兵晋升中士,你在咱们单位可是头一个。部队是个好地方,相信你能干出名堂!”

连长的话说到了我的心坎里。大学毕业后,我两次入伍。如果说第一次入伍是向往,第二次入伍完全是因热爱,对军营这片热土深沉的爱。

爷爷是一名老兵。他驾驶战车驰骋沙场的军旅往事,他的胳膊上那块自认为是“勋章”的伤疤,都让我萌生了做一名“军营男子汉”的想法。

然而,我的入伍之路一波三折。大二、大三时,我连续两年应征报名,却因体检不合格、名额有限等原因与军营擦肩而过。2018年大学毕业后,再次报名应征的我终于成为一名天天棋牌,天天棋牌官网战士。

穿上梦寐以求的军装是幸福的,新兵蜕变的过程则是痛苦的。我的体能素质一般,要想不掉队,只能利用休息时间加练。每当快撑不下去的时候,我都咬牙告诉自己:“你是来部队当男子汉的,再坚持一下,别轻言放弃……”下连时,军事素质明显提升的我留在新兵连,第二年成为副班长,单独组织新兵训练。

两年的军旅生涯转瞬即逝。进退走留之际,连长劝我留队,但因家中突生变故,我无奈提交了退伍申请。

泪别军装,泪别战友,我回到家乡。处理完家中事务,我找了份工作。每天,我依然会在6点05分准时醒来,把被子叠成豆腐块,习惯把所有物品摆成一条线。那段日子,我一直睡得不踏实。可能是因为听不到熄灯号声,听不到战友的呼噜声,更没有训练一天腰酸背痛后躺在床上的幸福感。我发现,自己更习惯军营的生活,更习惯军人的身份,甚至比刚退伍时更想念部队、想念战友。

2021年,家中境况好转。我再次报名应征入伍。虽然没能重回老部队,但能成为空降兵的一员,还是让我兴奋不已。

这一次,我来到光荣的上甘岭英雄部队。我暗下决心,一定要比第一次当兵时做得更好,训练场上要对自己更“狠”。在同年兵中,我率先完成示范跳伞,被评为伞训标兵,带着一枚金闪闪的跳伞纪念章来到新连队。

下连后,本是高炮专业操作手的我,被连队推荐参加卫勤培训。培训中,我对保障岗位有了新的认识:只要心系战场,平凡岗位也能创造精彩。

我重新校正了军旅方向。结业考核,我以优异成绩通过卫生员资格技能鉴定。前不久,我作为卫生员随队参加演习。炮火硝烟中对“伤员”进行施救、转移,帮助军医进行分类诊断,一种不同以往的成就感油然而生。

得知出台列兵提前晋升军士的政策后,我郑重地向连队党支部提出申请。经过层层选拔和考核,我终于如愿佩戴上中士军衔。

从天天棋牌,天天棋牌官网到空降兵,变换的是兵种和驻地,不变的是我对军营这片热土的热爱。我的军旅奋斗路,才刚刚开始。

(整理:朱海涛、云伟亚)

丁阔演示卫星装备操作步骤。杨 琪摄

肯钻肯学当钉子

■第73集团军某旅指挥通信连中士 丁 阔

“连长,我把总评第一的证书带回来了!”

今年2月,我代表旅队参加集团军卫星装备操作集训。作为唯一一名列兵选手,我在与许多军士的较量中脱颖而出。载誉归来,连队为我举行欢迎仪式。

“‘钉子’打败了那么多老兵,真给咱们长脸!”战友们纷纷向我表示祝贺。

平日里,战友们喜欢叫我“钉子”,不仅因为我姓“丁”,还因为我经常加训加练,像钉子一样“钉”在训练场。

大学毕业季,我被征兵视频中展现的献身国防的精彩人生所吸引,抱着“当兵后悔两年,不当兵后悔一辈子”的想法,报名应征入伍。

在新兵连,面对总叠不好的被子和操场上跑不完的圈,我心生焦虑。

“只要肯吃苦过了体能关,之后的专业训练有你大展拳脚的时候。”新训班长的鼓励,给了我信心。每天比别人多练几个课目,每个课目坚持多练几遍,每次训练逼自己再快几秒……把自己“钉”在训练场,新训结束时,我的基础课目均达到优秀。

下连后,我来到专业种类较多的指挥通信连。“打牢专业基础,才能适应岗位需求。”听了连长的话,我又“钻”进专业训练中。线头接续如何更结实、线扎收放如何更顺畅、攀登固定如何更迅速……我琢磨出很多操作技巧,不到半个月就能独立完成通信组网。

不久后,连长找到我,打算让我接替空缺的卫星操作手岗位。得知这个消息,不仅是我,连队很多人都十分惊讶。卫星通信日常需要全时值守,战时需要灵活处置特情、快速进行组网,把这份重担交给一个列兵,行吗?

“这个岗位技术难度大,能胜任的不多。你学历高,又能吃苦、肯钻研,想不想挑战一下?”

连长一番话,激起我的斗志。钻研理论、学习技术、苦练操作,我以总评第一的成绩完成集训考核。集训归来,我被任命为连队卫星通信值班员,多次参加上级应急通联演练。

经过选拔考核,我戴上了“沉甸甸”的中士军衔。此时此刻,我内心无比清醒:“只要保持钉钉子那股劲儿,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,一定能收获精彩的军旅人生。”

(整理:牛伟萌、郭鹏程)

贾华鑫进行战术训练。张年鹏摄

重新归零再冲锋

■第80集团军某特战旅武装侦察连中士 贾华鑫

“亚军,贾华鑫!”

11月4日,我从列兵晋升中士的第65天。在旅队组织的军事体育比武中,我拼尽全力夺得军士组200米短跑亚军。听到旅长喊出我名字的那一刻,我满怀激动走向领奖台。

当兵,是我儿时的梦想。曾在新疆戍守边防的表哥,让我看到军人真实的英武、干练的模样。去年9月,大学毕业后我报名应征入伍,成为第80集团军某特战旅一名新兵。

“28人次荣立一等功,许多官兵曾在国内外比武赛场上摘金夺银……”新训场上,聆听指导员的介绍,我在心里立下誓言,一定要在这里创造属于自己的荣誉。

训练次数翻倍、时长翻倍、负重翻倍……一次次自我加压,让我的手肘红肿、小腿抽筋,可无法消磨我苦练的念头。新训结业考核,各项成绩全优,我成为同年兵中的佼佼者。

然而,刚下连我就遇到“对手”——比我小两岁的班长丁利猛。听说班里来了一名“全优新兵”,丁班长“谦虚”地说:“有时间咱俩切磋切磋。”

这位年轻的老班长,用实力给我“上了一课”。手榴弹投掷,助跑后我扔到60米,他轻轻松松扔到65米;攀登课目,我爬粗绳到顶需要15秒,他爬细绳只需要10秒;只有5公里武装越野的成绩我比他稍快些,但他仅用两周时间反超我……

连受打击,我在训练场上有些发蔫。连长看出我的异样,语重心长地说:“特种兵的荣誉永远只属于昨天。学会适时‘归零’,才能站在新的起点。”

重新站上训练场,我抱着“归零”心态,把每一次失败当成经验积累,把每一次成功视为新的起点。在连队组织的专业比武考核中,我取得多项课目第一。

“表现不错!”前不久,我经过选拔考核换上了中士军衔,丁班长向我祝贺。

“班长,年底的建制连队比武考核,我一定不会输给你!”这一次,我给丁班长下了“战书”。

(整理:冯 琪、赵常勇)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数据加载失败,请确保在www.81.cn域名使用侧边栏!